html模版暑假裡,無處安放的童年(組圖)
昇文小學是泉州市鯉城區定點招收外來務工人員子女的公辦學校之一。鑒於假期學生溺水事故頻頻發生,7月1日起,昇文小學租用專門遊泳館、聘請專業教練,組織學生開展為期1個月的遊泳技能培訓。 林升 攝

“小鬼當傢”生存體驗營的孩子正在田間插秧。
暑期如約而至,隨著一紙通知書學校致傢長一封信的下發,看護未成年人的接力棒也暫時從學校傳遞到瞭孩子的傢長手中。接過這樣的接力棒,無論是城裡的雙職工傢庭、進城務工的外來打工者,還是留守農村的年邁老人,都在為同一道難題傷神



外來工孩子:

從“瘋玩”到“沒得玩”

記者 林姍 實習生 洪若晨
太陽,從遠處高大樓群的縫隙中露臉、升高,又在一抹樹影中沉隱、歸去。很多時候,外來工子女隻能待在傢裡。他們不比城裡的孩子,可以去少年宮、去遊樂場,或者父母陪著外出旅遊……



留守的歲月油煙分離機
“我想你們,可我還是想呆在福州,和爸爸媽媽在一起。”文文剛和鄉下的爺爺奶奶通完電話。

2008年,他的爸爸媽媽離開安徽農村來到福州打工,將才上一年級的文文交給老人照看。

“以前在安徽的時候,放假瞭大傢就在一起耍。”文文略帶興奮地回憶著往昔的留守歲月。雖然每次放假前,老師都會叮囑大傢要註意安全,認真完成作業,但文文卻從沒有這麼做。他常和一堆孩子去村後的水塘摸蝦子掏螃蟹,或者到有電腦的同學傢打遊戲。有一次,文文跟著幾個大孩子去鎮上玩遊戲機,結果玩得忘瞭時間,找不到車回村,幾個人隻好在一個小公園裡呆瞭一夜。

“他從不做暑假作業,都是快開學瞭去抄別人的。”文文的“瘋玩暑假”卻讓父母大傷腦筋。“每天吃瞭早飯,人就跑得不見影。他的爺爺奶奶年紀大瞭,實在管不瞭他,經常打電話向我們告狀。”文文媽媽說。

去年,老傢發生的一起慘劇終於讓他們下決心把文文帶到城裡自己照看。老傢那邊池塘水溝很多,文文的一個好朋友就在村口的水塘裡溺水身亡。

靜電排油煙機
“那天,那孩子還跑到我傢叫文文去遊泳,幸虧文文不在傢,要不然可真不敢想。”文文的爸爸想想就感到後怕,“那孩子出事後,老人傢便不準文文出去玩,他每天給我們打電話,哭著說想爸爸媽媽。現在把他帶到福州,也是希望他忘瞭這事。”

這件事給村裡外出務工的父母們敲響瞭警鐘。後來,很多和文文差不多大的孩子陸續被父母帶到城裡。文文爸爸表示,孩子正是調皮搗蛋的年紀,老人根本管不瞭他們,農村的教育水平本來就低,再待下去,就算不出安全問題,也怕孩子學壞。



城裡的暑假
“以前,我想怎麼玩就可以怎麼玩。現在沒得玩,爸爸媽媽總是對我說‘不行’!”文文無奈地說。

上學期,文文轉學到瞭福州鼓樓區一所小學。今年暑假是他在福州度過的第一個假期,但他卻感到有些失望。“我想去左海公園玩,爸爸媽媽卻沒空帶我去,也不讓我自己去。”文文告訴記者,他好想去公園和遊樂場。可爸爸媽媽總是把福州描述成潛伏著種種危險的地方,有拐賣小孩的壞人,還有會軋死人的汽車。

文文的父母在鼓樓區一個農貿市場擺瞭個菜攤。忙的時候,文文就幫著爸爸媽媽賣菜;人少的時候,他就趴在菜攤邊的椅子上寫作業。

靜電除油機
文文的媽媽說,帶著孩子賣菜也是無奈之舉。之前,他們將文文一個人留在暫住的出租房裡,但好心的鄰居提醒他們,出租房附近治安不好,而且又是老房子,很多電路老化,得小心火災。“而且,我們不看著他,他也不想寫作業。”媽媽嘆著氣說道。

暑假剛開始,文文就感到瞭孤單。到城裡後,剛剛交上的好朋友暑假都很忙,有的和爸爸媽媽出去旅遊,有的參加瞭各類夏令營,多數的還得上輔導班。由於是剛剛轉學,文文並不太適應老師的教學方式,所以期末考試不太理想。文文的爸爸媽媽想過為文文報一個暑假作業托管班,但問問學費後還是放棄瞭。

“我同桌上瞭個輔導班,他說每天都要上課,一點也不喜歡,”文文一邊和記者說著班上同學的暑假安排,一邊看著忙著賣菜的爸爸媽媽,“我覺得還是學小提琴好,我想拉小提琴。”

“暑假我最想做的事情是把作業全部寫好,幫爸爸媽媽賣好菜,多掙點錢,爸爸說明年我成績進步瞭,傢裡錢多瞭,就讓我去學小提琴。”文文充滿向往地說。

文文的爸爸媽媽也覺得挺對不起孩子。“晚上,有時我會帶著孩子去溫泉公園散散步,免得他太悶瞭。”媽媽說。



雙職工傢庭:孩子放假父母揪心

本報記者 張穎

雙職工傢庭的麻煩
早上8點一進辦公室,林女士就急匆匆燒水、倒水,把睡眼惺忪的兒子拖到自己的座位上,叮囑瞭一番:“坐到媽媽的位置上別亂動,開水涼在這裡瞭,等下記得喝。還有別忘記吃早餐,媽媽開會去瞭。”

11點林女士回到辦公室,她發現兒子煩躁得走來走去,一看到她立馬喊起來:“什麼時候下班啊?”“作業做完沒?”“早做完瞭,明天能不能不來啊,這裡太無聊瞭。”“好啦好啦,等下就可以去吃飯瞭。”林女士哄著兒子。

靜電機
暑期開始瞭,夫妻都是雙職工的林女士隻好帶著兒子上班。多瞭個時不時會出點狀況的“小尾巴”,林女士有點無奈。

“平時孩子上學還好,午飯在學校吃,隻要早晚接送即可。現在放假瞭,孩子在傢裡,我中午還得回傢煮飯。上班時,又擔心孩子一個人在傢裡會不會一直上網或看電視,隻好帶到單位。”林女士表示,“而且,孩子一個人待在傢裡也不安全。動員他去報班,但是孩子不樂意。”

“暑假,對孩子來說是輕松瞭,但是我卻更辛苦瞭。”林女士苦笑道。

孩子一旦放假,傢裡的工作量立馬猛增數倍,即使是有老人幫忙的雙職工傢庭,似乎也並不輕松。

孫子的暑期開始瞭,陳阿姨卻難得偷閑,“每天早上還得張羅吃喝,接送任務跟平時沒有區別。”原來陳阿姨的兒子兒媳一合計,給孫子報瞭好幾個興趣班,“你看,早上學圍棋,下午讀英語,晚上還得去遊泳,難得休息還這麼累。”陳阿姨無奈地表示,“兒子兒媳工作太忙,輔導功課我又不行。認真想想也是,與其把孫子關在傢裡,還不如帶他出去學點什麼。”



暑期安排令人糾結
暑假前,在不少傢長的QQ群裡,大傢就在熱烈討論著自己孩子的暑期安排。大傢最糾結的問題莫過於“假期該松還是嚴”。黃女士說:“如果不管嚴點,孩子的生活規律就亂套瞭,作業拖著不做,就想睡懶覺、看電視、上網玩遊戲。玩野瞭,養成不良習慣,上學後要改就不容易。但如果管嚴瞭,又有點於心不忍。”

對於周遭傢長議論著怎樣的興趣班、補習班好,郭女士很冷靜地處理,就是把決定權還給女兒。“她挺有主見的,給自己安排瞭很多活動,今天跟同學逛街,明天去遊泳,後天去圖書館看書,我都尊重她。”

而鄧女士則給孩子的暑假“設計”瞭很多的活動,通過QQ群組織周末親子遊。“上周末去平潭看沙雕,下周計劃去雲水謠。”靜電機保養



按照以往的慣例,王先生計劃著這幾天就把孩子送回老傢福鼎,“去她爺爺奶奶傢,那裡空氣好而且是農村,可以跑跑跳跳,曬曬太陽。每年的暑假,女兒都是這樣安排的。我同事都挺羨慕我,孩子暑假還有地方去,他們都開玩笑要組團回老傢。”

不過,更多的傢長煩惱的是,他們需要比平時花費更多的時間與精力來照看孩子。即使深知該給孩子“自由”,要多陪陪孩子,但受客觀條件限制,卻無法做好。“單位對於帶孩子上班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其實挺羨慕那些能夠組織孩子活動的企業,能夠解決我們的後顧之憂。就像我的一個朋友,她的孩子就參加瞭單位組織的旅行團,安全又放心。”方女士說道。



本文來源:東南網-福建日報

責任編輯:王曉易_NE0011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 , , ,
創作者介紹

怎麼買的阿

fzp32ep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